一个“南大”几家抢,新兴缩略词平添不少“烦恼”

浏览量:10 次

  一个“南大”几家抢

  ——新兴缩略词带来的烦恼

  【语言文字规范问题大家谈】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和移动终端的发展,特别是智能手机的普及,网络语言逐渐迎来了发展的高潮,并对汉语本身形成了一定的冲击和影响,出现了诸如“打call”“童鞋”等新词语。这些新兴缩略词、混合词、字母词、谐音词等,不仅在网络上大受欢迎,也“走俏”于生活的各种场景中。那么,应该如何看待这些新兴词语,是否需要对它们进行一定的规范,本期,我们约请了四位学者就以上问题进行探讨,以飨读者。

  一个“南大”几家抢,说的是几年前的一桩公案。2015年,南昌大学在其官网发布《南昌大学章程》,将其简称定为“南大”,这就与早就约定俗成的“南京大学”的简称重复,引发了舆论关注。讨论中,人们联想到南宁大学不叫南大就只能叫宁大,可宁夏大学、宁波大学又有问题了;宁夏大学叫“夏大”就与“厦大”读音重合了。这就刺激了网友们制造噱头的幽默才能,如把厦门大学说成“门大”,把汕头大学称为“头大”,把太原大学叫作“太大”,等等。

  为什么高校都如此重视简称呢?第一,根据计量语言学的统计,汉语词语的使用频率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词语长度,词语越长,使用频率越低。就是说,一所大学有一个精短的、响亮的简称,对于提高学校的知名度,让人们更顺口提及,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第二,人们日常交流中,简称入句,常常更合乎说话的韵律和节奏,如“驻京部队”“来沪人员”就比“驻北京市部队”“来上海市人员”更符合“2+2”节拍的阅读呼吸习惯,因而更容易被说话者选择。第三,使用简称做谈论的话题更容易让听话者记住谈论的对象,比如“中科大这几年发展很快”就比“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这几年发展很快”效果更好。

  大学的简称问题在语言学上归属缩略词语范畴。一般认为,人们喜欢用缩略词语是说话者总想用尽量简短的话语说清自己的意思(语言经济原则下的惰性心理);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人类大脑信息处理能力是有限度的,句子太长会让听话人记住了后面的忘了前面的,因此把句子内部的一些部分进行压缩可以更利于语句理解;再有就是前面说的大学简称的自身表达优势。由于这些原因,各民族语言都有使用缩略词语的习惯,比如在英文文献中,一些较长的单位、概念,只要后面还要提及,都会在首次出现该词语时,标注由首字母组成的缩略语,比如World Trade Organization(世界贸易组织),后面再提到该组织时,就用WTO代替。汉语的缩略方式也很丰富,除了采取英文这种办法,对词语的缩略形式还有:①简缩法(网络红人—网红);②节除法(如“政治协商会议”的缩略语“政协”);③中心词共享法(如“大中小学、进出口、出入境”等);④中心词共删法(如“比先进、学先进、赶先进、帮先进、超先进”构成“比学赶帮超”);⑤句子压缩成词(如“军转民、专升本、利改税”);⑥一缩再缩,缩略语根据使用场合被再次缩略(如“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中”);⑦“合音字”,从两个音节中选取部分音素构成一个新的音节(“两个”—“俩”,“三个”—“仨”,“不用”—“甭”)等。

  近年来网络传播的方便和快捷,激发了网友的创造力,大量新型缩略词语进入交际领域,并从线上延伸到线下。如“土肥圆、营改增、高富帅、??白甜、不明觉厉、喜大普奔、人艰不拆、十动然拒”等。这些新型缩略词语,很多是把一个完整的事件压缩成三个或四个音节。但新造缩略词语大量使用,其负面效果也迅速显现出来。一是新造缩略词语太过随意,稳定性差,几乎每天都在产生和消失,造成了使用者的记忆负担;二是有些缩略词语意义比较冷僻,很多人往往不知其意,造成交际障碍;三是中小学生出于追求时髦的心理,在日常交际和作文中使用网络缩略词语,模糊了规范语言的学习。

  那么,缩略词语应当如何规范呢?一方面要严格要求。官方文件、出版物、学校教学不应使用或出现网络缩略词语。另一方面也应适当宽容。网络缩略语言无论怎么新奇,毕竟是以交际为目的,这一因素决定了它不可能太离谱,有一些有特色的新造缩略语也会沉淀下来,进入规范词语之中。回到开头说的大学简称,有以下解决办法:一是尊重历史,近几十年里,“南大”逐渐成为南京大学公认的的简称。岭南大学、南开大学这两所原来称“南大”的学校也就分别改称“岭南”和“南开”。二是尊重权威,教育部先行批准的大学章程中确定的简称,后申报的学校应该回避,比如南昌大学、南通大学、南宁大学都不宜再简称“南大”。三是现在大家也接受了三音节词和四音节词,大学简称也无须非减到双音节不可,像“北师大”“东北师大”也是很好的选择。

  (作者:吴长安、吴娜,分别系东北师范大学教授、中山大学博士后)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一个“南大”几家抢,新兴缩略词平添不少“烦恼”